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奕殊很快做完笔录出来。

    胡老板本来很嚣张,要找律师。

    但孟泽洋将证据摆出来,他立刻不吭声,证据确凿,还有受害女孩亲自来指认。

    所以胡老板这次真的载了。

    孟泽洋对宁奕殊说:“案子需要审理几天,你和你妹妹这件事所占比重不大。”

    所以后面基本就没宁家什么事。

    宁奕殊点点头。

    解决完胡老板,就要想想怎么断了韩玉华的念头。

    总是这样没完没了,她好烦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——”

    宁奕殊正准备告辞的时候,孟泽洋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孟泽洋示意她等一下,然后抓起电话:“喂?”

    “哦,妈,我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你去呗,我不去。行行行,忙着呢!”

    孟泽洋很快就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默了默,说:“我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奕殊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孟泽洋又说:“她说韩阿姨,也就是秦朗妈妈,过两天生日,要办宴会,让我帮忙选个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宴会?

    宁奕殊心里一动:“孟队,抓住胡老板,他的公司是不是也得查封?能悄悄的吗?”

    她忽然有个计划,不希望韩玉华知道胡老板出事。

    孟泽洋意味深长点头:“当然,我还要用他引强哥呢,当然要隐秘进行。”

    宁奕殊笑起来,溢着满足的愉悦,嘴角的弧度扬起,特别漂亮。

    孟泽洋目光微沉,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孟队,既然事情都结束,我就和妹妹先回去了。”宁奕殊站起身:“这次你们抓住大鱼,领导肯定会表扬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孟泽洋也不知道想什么,脱口而出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?身为公民,为警察局提供线索是应该的。”宁奕殊说话挺气人。

    孟泽洋的意思,是自己帮忙,她改怎么感谢。

    宁奕殊直接歪到警民合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去?陈永清他们都受伤去医务室,我送你们回去。”孟泽洋今天脾气特别好。

    他抓起车钥匙,要送宁奕殊和宁可欣。

    宁奕殊本来想拒绝的,但是想想宁可欣脸上乌青。

    这副鬼模样去坐公交车,万一再被小报记者瞧见,不知道怎么编。

    她张开嘴巴,又闭上。

    人家去送,不能绷着脸吧。

    所以三个人有说有笑,走出警局。

    秦朗开着车,一眼看到门口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他“嘎吱”一声,将车停到三人面前,摇下车窗,指指后座:“上车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走了吗?”宁奕殊想笑,但是想想,又绷住。

    秦朗跳下车,拉开后座车门,将宁奕殊往车上塞:“车上慢慢说!”

    宁奕殊半推半就,拉着宁可欣,坐到后车厢。

    秦朗“砰”一声关上车门,向孟泽洋点点头,坐回车上。

    宁奕殊从车窗探出脑袋,给孟泽洋告别:“孟队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孟泽洋轻轻微笑。

    秦朗看着碍眼,照片的事情虽然是假的,但是孟泽洋摸头杀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一摁按钮,后车窗的玻璃慢慢扬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宁奕殊只好将头收回来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汽车绝尘而去,排出一溜烟难闻的尾气。

 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